所谓的家教

终于结束了高中生涯,迎接了大学一年级新鲜人。

家境清寒的我拼尽全力的终于考上全台第一学府,学校虽有我补助奖助学金,但到台北高消费的地方,交通费、住宿费实在负荷不起,于是便想找份工作可以兼顾课业。

家教是的工作比较弹性,可以在课余时间上班,时薪又比一般便利商店多,面试了几家,手边有了几个家长资料,我选了个时薪最高的一份。

第一次到他们家中,是间华丽的建筑别墅,穿过花团锦簇的花圃后到达门口,迎接我的并不是孩子们的家长,而是里面的管家。

听管家说,家长长期在美国工作,两个孩子几乎都是管家在照料著。

小妹妹今天才要上国一,而还有个大男孩则是高三正准备要考大学,因为我愿意同时段教导两位小朋友,所以他们愿意付给我更高的薪水。

每周一跟三我课堂下课后,晚上便到别墅教学直到晚上10点。

琦琦是个叫何馨琦的小妹妹,每次我来总是喊著芫姐姐,陈芫是我的名字,看着他甜美的笑容,很难想像他的哥哥是如此得难以相处。

也许是叛逆期,哥哥何信彻总不是很不情愿的上课,不是在我讲解时故意趴着睡觉,就是跑到一旁玩起平板,让我觉得非常头痛。

“那彻哥哥有听懂这题吗?”我试着亲近他叫着。

“靠杯喔~你很恶心,什么彻哥哥。”

我尴尬的笑了一下。

“那…信彻,你这题懂吗?”

“这题上个家教早就教了,你可不可以教点难的阿!”

“咳…那我看看。”

这个何信彻虽然底子还不错,虽然父母亲不在,但帮他们请了许多家教,无论课业、艺术、音乐、舞蹈、体能等等,来弥补他们无法亲自陪伴孩子的遗憾。

跟他们相处了几个月,或许父母长年不在而疏于管教的关系,信彻对人的行为跟态度都很差,就连琦琦都有点怕他这个哥哥。

“那不然,你看看这题,这个解题方式有两种,如果你会了一种方法,可以试着用另外一种方法解。”

我将书本放在他正在玩的手机前头,画面一下被挡住的他,恼怒的一把推开我,他的手不经意压了一下我的胸部,柔软的胸圃让他稍微停顿了一下。

我虽感觉到他的触碰,但随即想说他不是故意的,也没有跟他计较什么,重复一遍我刚刚说的的话。

“那信彻你看看这题?”

他烦躁的拿下我手上的书本。我看他开始阅读起来,就转头去看琦琦的作业写的如何?一点也没发现他的目光一直盯着我胸前的两团。

“琦琦,你作业都快做完了耶!”

“嗯嗯,芫姐姐,老师今天上课的内容我都已经学过了,所以我都会写。”

我心想,果然家里两个小孩资质都挺好的,照这样下去不用半学期应该可以将整学年的课业都让他们学习完。

我笑笑,“好,那琦琦你今天作业写完就可以休息,看你要去看电视还是要去看课外读物都可以。”

琦琦才刚升上国一,我不想给他太多压力。

“好,谢谢芫姐姐。”

琦琦写完作业离开房间后,就剩下我跟信彻了。我看着他还在研究我刚刚给他算的那个题目。

“如何?有需要我提示一点点吗?”我接近至他旁边。

“你很烦耶!”

他用手肘撞了一下我,不偏不倚又撞到我胸上。我皱了眉头不想再靠近他,总感觉他好像有意,便在旁边翻著书等他有问题再问我。

突然他抬起头来说,

“陈芫,你去帮我倒一杯果汁上来,冰箱右下角那边。”

我正想说为何不请管家,想了想算了,反正一直坐着干脆起来活动活动。

“嗯,那你继续算。”我转过身往门口去,没注意到他露出奸诈的笑容。

我端著果汁进来时,他已经算好了。我便拿过来检查他的算法,他则在一旁看着我,喝着果汁。

看着他喝着果汁,我也觉得渴了拿起我的保温杯喝了一口水,殊不知水里已经被人加了料。

约莫过了十五分钟,我突然觉得全身发热,全身发软似的,看着书上的字有些飘移,总觉得头有点晕眩而轻扶著。

一旁的信彻看见药效发作,一手就握住我的胸圃,我吓了一跳,想把他的手拉开,才发现我一点力气都施不上。

信彻虽然小我一岁,但男生的力气终究很大,他将我横抱起来走入他的卧房,我感觉我被放在他的床上,然后他转身锁上门。

“信彻,你…你要干嘛?”

我微微想要爬起来,但是全身酸软的又再次倒回床上。

“想干嘛?当然是干你阿!”

我睁大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,他只是一个高三的学生,怎么会如此思想邪恶。

“信彻,你不可以这样,你不可…以这样,这样是不对的。”我连要大声说话都有点吃力。

我看着他缓慢掀起我的T-shirt,想抓住他的手,但他轻一挥就把我手拉开,上衣被拉至上面,而蕾丝胸罩稍微一往下拉,翘立的粉色乳头夹在上衣和下胸之间,更显的立体。

“靠腰!陈芫你的胸部真的好大,每天穿着T-shirt我都看不到。”

他胡乱在我凸起的圆丘上舔吸著,然后右手大力的捏着我的乳头,,直到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他的浅浅的指痕,痛的我直喊停。

“信彻,你快停止…痛…。”

漱~漱~他把我的胸口全舔了一遍,流满他口水的胸微微发凉,直让我觉得恶心。

他想解开我牛仔裤,我仍想抓着他的手指,他也轻轻一拨我的手就被推开,他拉下我的长裤,我翻过身用尽全力想爬至门口,还没离开双人床铺,就被他一把拉回。

“陈芫,我还没玩完,等我玩完你再走。”

他看着我身上唯一的内裤,我害怕得紧抓着我最后一层防线,但他却轻而易举的直接扯脱下。我既羞愧又恼怒,却抵挡不了他。

他又将我翻过来,扳开大腿,粉红色的阴唇让他好奇得更拉开我的腿。

“信彻…不要…我求求你…。”

“陈芫,你这死读书的应该还没交过男朋友吧!一定还没有爽过吧!”

他说的没有错,我把所有时间都花在读书上面,根本没时间去教男朋友,有时间也都在打工。

我羞辱的流下眼泪,看着他在我最隐密地带观赏著、逗弄著。

他将中指沿着浓密的毛丛,朝我闭合的深处插入,当紧致的肉壁包覆着他的中指,他不停得旋转、抽插,奇异的感觉从我下腹窜出,美妙的汁液随着他抽插,汩汩流出渗入床单。我咬著牙,忍着不发出声音。


上一篇:大四時第一次招妓 下一篇:弄翻學姊